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法官老宋

作者:刘占林  发布时间:2010-11-03 12:19:18


◊小小说

 

法 官 老 宋 

 

                                                    ♦ 刘占林

 

老宋在县法院的基层法庭,从书记员到庭长,一干就是三十几年。可这几天,老宋像丢了魂似的,浑身不自在。啥原因?到年龄要退休,老宋不得不离岗了。明天就要办交接手续,舍不得呀!

晚上躺在被窝,老宋和老伴唠着几十年的日子。

“唉,大儿子到现在还不理你,可咋好哩。你说你也是,不就是几斤汽油吗,有啥大不了的,至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吼他?”老伴想起这事儿心里就不好受。

老宋“忽”地坐起来,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有啥大不了的?啥事算大事?我是法官,要做的就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不管是谁,沾了公家的,就不行!再说,我是庭长,其他同事、老百姓都看着呢……”

“行了行了,你又来了……”老伴白了他一眼,“那你明儿个就办退休手续了,就不兴先跟儿子认个错?”

“认错?老子跟儿子认错?我没错,他不搭理我,拉倒!”

“你呀,就是个犟驴脾气!”老伴赌气给了老宋个后背。

其实跟大儿子这事,老宋心里也觉得有点过火儿。那回,大儿子用法庭的油票给自己的摩托车加了几升油,他知道后,正巧儿子到法庭找他,他当着同事和几位当事人,没鼻子没脸地把儿子臭骂了一顿,又让儿子把汽油钱交给了庭里,才放儿子走。这不,儿子从那时起就没理他,说话也一年多了。可老宋也有气,儿子咋不明白自己的心呢!

第二天,老宋早早地来到法庭,看看熟悉的花草树木,摸摸用过的桌椅板凳,三十几年了……老宋鼻子一阵发酸。

“宋庭长,真早哇!”一个声音吓了老宋一跳。

“哦,原来是老赵!”老宋一扭头,认出是老同学赵森,“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啥风不风的,还不是听说今儿个你要走了,来看看你!”赵森笑着说。

“呵,真有你的,我退休,你送行,还得是老同学感情深!”

“得了吧你,还感情深呢,上回你给我办那个案子我说请你,腿都跑细了你也不给面子!”

老宋想起来了,那是前年冬天,赵森和别人因合伙纠纷打起了官司,最后根据事实和法律判赵森胜诉,挽回损失近两万,赵森从起诉到结案,一直就想请自己,都快说出花儿来了,也没请动。

“那你也别怪我,我也没偏向你,是该咋办咋办的,再说吃当事人的请是违反规定……”

“行了,你也别说了,啥当事人不当事人的,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的,就今儿晌午了,一会给我嫂子说一声,咱上海鲜城,我好好请你撮一顿!”

“别别,我不去……”

“得了吧你,你再推辞,那就是不给老同学面子。我昨天就订好了位子。再说,这回你退休了,也没啥违反规定的事儿了,就这么办,我等着你!”赵森说完扭头就走了。

中午这顿饭真丰盛。那海鲜,那美味,真绝了。两个老同学边吃边谈,足有两个多钟点。把能想得起来的老师、同学、趣事都回味了一番,畅谈了几十年的生活之路,发了几多的人生感慨。

吃完饭老宋说有事先走了。赵森目送老宋骑车走远,长长吁了一口气:“这人情,总算是还了。”他走向服务台去结帐。

“先生,帐已经结了。”

赵森一愣,随即明白了:我说他上卫生间咋那么长时间呢。

赵森觉得脸有点儿发烧,眼睛发湿,自语道:“这个老宋,还是那么倔……”

老宋回到家,想着从此就不用去法庭了,心里空落落的。老伴给他做了一下午的思想工作。

晚上,老两口儿刚吃完饭,就有人拜访。那是一对刚结婚不久就因家庭矛盾闹离婚,后来经老宋调解和好的夫妻。事情已经有好几年,老宋都不记得他们了。夫妻指着老宋,对他们的儿子说:“晓亮,这就是我经常给你讲的宋伯伯,快鞠躬!”

老宋扶住孩子:“快别这样,别这样……这孩子,长得真俊!”

孩子盯着老宋,认真地说:“伯伯,妈妈和爸爸都说,要是没有你,就没有我了!”

连续几天,老宋每天都要接待好几拨客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但无一例外是经老宋手打过官司的人,也无一例外是当时向老宋表示谢意被拒绝的人。不过,同样这次他们带来的礼品钱物也都让老宋给退了回去。

这天,老宋老两口儿刚坐下要吃饭,又响起了敲门声。老伴看了老宁一眼,那目光,分明充满了赞许和深情。

老宋打开门,一下愣了:大儿子站在门口。

父子俩就这么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地站着、望着,足有半分钟,大儿子嘴唇动了动,挤出一名话:“爸,我错了……”

编辑:高振宇    

文章出处:滦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